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 少年法庭法官正在进行圆桌审判。圆桌审判取代了惯用的法官高高在上“八字形”庭审格局,采取温和对话形式,减轻他们的压力,有利于对少年犯进行教育、感化、挽救。 (资料片 通讯员供图)  

“抢劫成功我就去南方,不成功就进监狱,反正再也不回家了!”在看守所的两个月里,15岁少年张林(化名)从未想过家,没有想过父母。在这里,唯一让他害怕的是自己是否会失去自由和尊严。在选择抢劫之前,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父母自己要去看心理医生,父母为此骂他不争气。在父母看来,儿子一次次叛逆的举动让他的世界越来越迷茫,离家出走成为他生活的常态。最终,在一次次的思想折返跑中,他选择了走向极端。

文/片 本报记者 赵树行 本报通讯员 宋传媛

胡同口等妈妈,等来次次失望

张林2010年3月份因犯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五年,虽然在看守所没有想过父母,没有想过家,但是他比任何一个孩子都渴望家庭的温暖。他从小生活在滨州农村,父母每天忙于养家糊口,一家人很少有时间呆在一起,而且他父母文化水平不高,除了每次考完试过问下成绩,对于他日常的学习和生活无暇顾及。

张林说他小的时候父亲经常喝酒,看到他不听话就会动手打他。张林的妈妈曾经干过理发师,有时候回家会很晚。小孩子都粘人,张林小时候也如此。他非常渴望跟妈妈呆在一起,所以每天晚上他会蹲在胡同口等妈妈回来,然后拉着妈妈的手一起回家。在等妈妈的时候,张林就数数,每次他都希望数到10的时候妈妈就会出现,但每次等来的总是失望。

童年的时光就在这令人失望的等待中过去,张林认为他的童年一点也不美好,从不觉得快乐。“父母让我吃穿不愁,但是父母与我太缺少沟通与交流了,精神上总是压抑、失望。”

久而久之,张林的性格变得内向,他对家人都有戒心,更不会和别人真心交流。他不想和家人沟通,也无法沟通,因为他认为父母不考虑他的感受。辍学后,他想去南方打工磨练一下,家人不放心,不让他去。

张林的社会调查员王桂芳说原来他姥姥来他家的时候,还叫姥姥。后来,姥姥来了他连姥姥也不叫了。家里来了人也不和人家说话。

他的父母不知道孩子真正的转变是在什么时候。他从来不发泄,就是闷着。因为不善于和别人相处,和周围人的关系僵,他曾经出走过两次。第一次在五四小区呆了两天,想把电车卖了去东北,被家人找到了。第二次,去年三月份去了济南,在一个朋友那里,朋友告诉了家人,家人又找到了他。

Post Author: admin